您的位置:  首页 > 广电 > 影视资讯 > 正文

《狗十三》:一场关于成长的青春拷问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作者:胡肖 发布时间:2019-01-03 11:06
分享到:




  □胡肖

  在成人世界的视角里,《狗十三》片末历经种种苦痛成长,最终趋于平和沉默的李玩,终于可以被描述为懂事了。可想到用以换取这份“懂事”的代价,是反抗无果后的妥协、屈就和“真我”“假我”的融合时,“懂事”这个词的褒贬含义,就见仁见智了。

  《狗十三》的片名里,“十三”指的是时年13岁的李玩。其实比起《狗十三》这个名字,这部影片的英文名更值得玩味,直译过来就是《爱因斯坦和爱因斯坦》,它向我们更加直观地展现了影片所想表达的“人与狗”这一对照,同时细思之下更加具有玩味色彩。爱因斯坦是李玩爱犬的名字,是爱犬丢失后被拿来顶替的新犬的名字,同时爱因斯坦也象征着李玩自己。

  整部影片观看下来,前半段紧凑激烈的风格与后半段冷淡消沉的风格形成了一种割裂感,而两部分的分水岭即是中间父亲对李玩的那场打骂教育。实际上,影片分割明显的两部分展现的就是成长前后的两个李玩,从“不懂事”到“懂事”的李玩。

  前半部分的铺陈更多集中于李玩丢失爱因斯坦后寻狗的过程,以及过程中尽显无遗的刁蛮与任性,这是青春期的李玩,是妥协前的李玩,换言之,是成人世界视角里那个“不懂事”的李玩。一场打骂让李玩的锋芒瞬间化为无物,这是打骂教育立竿见影的功效,面对锋芒,不是将其钝化,而是直接割除。这场闹剧的结局是,李玩骤然收敛,她在胁迫下第一次向大人们道歉,也是第一次向成人世界妥协。

  这番妥协后,后半部分李玩的异常平和携着影片突然转换的消沉风格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从一开始全城奔走,全然不接受取代爱因斯坦的小狗,到后来蹲下身子唤它作“爱因斯坦”,再到最后在大人们的饭局上微笑着吃下狗肉,李玩的转变让人有一种惊觉“这不是她”的错愕感。对着那条假“爱因斯坦”喊出它名字的那一刻,是真狗和假狗在李玩心里完成转换的一刻,也是她走向成人世界,学会妥协,完成“真我”“假我”转换的一刻,而这番转换的结果恰恰是片中大人们所期待的那份“懂事”。

  后半部分的镜头语言里,许多场景都聚焦在李玩身上,同时在她身后填充虚焦的热闹景象,这样的手法让李玩显得抽离于身后的成人世界,格格不入,这是妥协后的她本我的写照;可抛开心灵层面不谈,妥协后的李玩分明更加趋向于与成人世界融合。这样的镜头语言下,明面和暗面所呈现的反差和冲突将李玩成长的妥协在观者面前解构,发人深省。

  该片导演曹保平厉害的地方在于:叙述本身具有褒贬色彩的事实的同时,不忘让笔调平和而包容。片中父亲用或许不太可取的方式胁迫女儿“懂事”,走向成人世界,但导演叙述这段故事的同时,并没有将父亲完全放在对立面,而是赋予他一个父亲该有的慈爱和担当,以至于我们感受到主角李玩经历成长中苦痛的同时,亦觉得片中父亲情有可原,尚能理解。归根结底,写实可能是这部影片最动人之处。

  《狗十三》的故事没有结局,尽管其海报上赫然写着“每一场成长都是凶杀案”,但笔者觉得,这场案件中的“凶杀”描述的是过程而非结果。李玩成长过程中的苦痛令人同情,历经成长后的骤变让人害怕,但无法评价这份成长为她带来的最终利弊各占几何。至少,李玩通过成长获得了一张成人世界的通行证,至于往后,正如片中她自己所说,“这样的事情还多呢”。

  影片最后,李玩的弟弟昭昭在教练的指导下学习旱冰,其间,昭昭接过教练给的牛奶,喝了一口后觉得难喝,便吐在了地上。这是一个新故事的开头,他总有一天会学着喝下去的。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