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 > 好书推荐 > 未分类和大众喜爱的50本书 > 正文

这么远那么近

作者(编者):这么远

出版单位: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2018-06

定价:0.0

ISBN:978-7-5502-9161-4

作者(编者)简介:更多

关闭

内容简介:


雨夜出租车

01 By 午歌
多年之后,我还能清晰的记起,我做出租车司机时,在那个暴雨夜的发生的故事。

那时候我已大学毕业,由于和大学读书时的女朋友刚刚分手,心情很低落,加上工作也确实不好找,索性我就每天赖在家里啃老。我的小舅经营着一家出租车公司,他看我整天吊儿郎当的样子,就说服我去考了驾照,然后我就到他的公司报道上班了。

当然我只上夜班,这样我整个白天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赖在家里的床上呼呼大睡,不必看父母或亲戚的脸色行事。到了晚上,又可以开着车四处兜风,听着电台里的音乐,还能不时接到一两个活儿,赚点小钱花花——没有比开晚班出租车更能让一个刚失恋,又很颓废的大学毕业生更快乐的事了。

那年7月,有天晚上下了很大的雨,把北京燥热不堪的夏日,浇了个措手不及。在路上行车时,雨刮器调到最大,都看不清眼前的路面,我索性把车开到机场高架下面,熄灭马达,打开车窗。雨水从高架桥面两边冲下来,“哗哗哗”的声音——好像我钻进了水帘洞的一般。地下一会儿便积起一层雨水,雨点砸在水面上,顿时激起一层水泡,水泡打着旋旋转起来,夜灯反射在水泡上面,色彩斑斓的样子,真是美极了。

过了一会儿,母亲打来电话叮嘱我说:“这么大的雨,不行就回家吧!在外面开车太危险了!”
我回答说:“不要紧,上班要有上班的样子!”

说完我果断挂了电话。天气渐渐凉爽下来,大雨还是一点不见收敛的样子。我放平了座椅靠背,在电台悠扬的音乐声里,缓缓的点上一支烟,睡意悄悄的爬上来,迷蒙中我竟进入了梦乡。

大约十二点钟,我被轰隆隆的雷声惊醒。我睁开眼睑,恍然间发现有个拎着皮包的男人站在我的面前。

“小师傅,你好!”那男人西装革履,笑起来彬彬有礼的样子,一下就打断了我关于他是个坏人的各种想象。
“哦,你好!”
“我正犹豫着要不要叫醒您呢,结果一道闪电划过,您就醒了!”
“您要打车吗?”
“是啊?!走吗?”
“走!有钱为嘛不挣呢?”我懒洋洋的深深胳膊,摇起座位,关上车窗,打开空调。男人跳上了车,系好了安全带,对着遮光板上的镜子,整了整衣领和领带,清清嗓子说:“去后海的涅槃酒吧!”

我一脚油门,车子冲了起来,穿出水帘洞,直奔大雨的夜色中。

“晚上下的飞机,打不到车子,很多旅客滞留在机场了,我撑着伞走出一公里,想碰碰运气,结果幸运的就遇到了你!”领带男说到。
“我,我,我是想休息一会儿,晚上接的客人太多了……”
“嗯,我也是怕打扰你休息呢,就在我犹豫是叫醒你,还是继续沿着高架走下去时候,一道闪电划出,你竟自己醒了过来,我真是个幸运的人!”男人说着,又送上了真诚的微笑。

这么晚了,不去酒店,直接去酒吧玩,这位先生真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我暗自揣度。
“您到酒吧是去见朋友吧?”我装作漫不经心的问到。
“是啊!是很重要的朋友呢!”领带男点点头说。
“好,那我尽量开快一点,别耽误您的事情。”
“其实也不是很着急,我们定好两点钟见面的,你可以慢慢开啦!”

真是个奇怪的人——现在开过去,一点钟之前肯定可以赶到。干嘛还要冒着大雨,从机场跑出来自己找出租车呢?

“小师傅,你知道哪里可以买鲜花吗?”领带男忽然问到。
“鲜花?这个时候?”我吃惊的说。
“嗯,是啊,我看时间还早,你知道哪里有午夜还营业的花店吗?”领带男继续说道。
“这个时间,也只有医院旁边的花店才会营业吧?”我附和了一句,在十字路口调转了车头,向附近一家医院驶去。

“您要买什么?”花店的店员显然对我们的到来感到十分惊诧。
“嗯,您好,郁金香有吗?”领带男很有礼貌的问到。
“有的!”店员拉开保鲜柜,拿出一大束黄色的郁金香。

领带走上前去,挑出肥嫩娇艳的几支,让店员用牛皮纸打包好,转而又问到:
“还有没有其他的颜色了?”
“没有啦!要不你选几只玫瑰?”
“我只想买郁金香。”
“那真没有了。”
店员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找零递到他的手里。

“那么,我们再去一家好不好?等待计时的费用,都结算给我好啦?”
上车后,领带男用试探着向我问到。
“好,没问题!”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我已经被强烈的好奇心牵引,忍不住要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于是我继续开足马力,车子在雨夜的黑暗中飞驰。我载着领带男向前开了一段,看到一家很大的花店,伙计正准备锁门打烊。
领带男跳下车,穿过雨帘,跑过去跟伙计说了几句,那伙计缓缓的打开了店门,我停好了车子,也随他们一起走进店里。

“都在这里了!”花店伙计捧两大束郁金香。
“哈哈!太好了,我选几只红色的。”领带男的脸上划过一丝孩子般的天真的微笑。

重新跳上车,两大束郁金香被领带男捧在了怀里,他深深的嗅上了一口,好像要把这花香全部吸进肚里似的。
“那么接下来要去哪里?”
“好啦,礼物已经买好啦!”领带男的脸上挂着满意的笑容说到:“去涅槃酒吧,现在这个时间刚刚好!”

我重新发动了车子,实在难以抑制心中的好奇心,禁不住向领带男问道:“您是去见女朋友吧?”

02 by吴松张

领带男并没有立刻回答我的问题,而从口袋里掏出香烟盒,问我车里能不能抽烟?
我本想说,车里不能抽烟的,但想想还是算了,相较于听他的故事,让他抽根烟真算不了什么。

雨渐渐停下来,雨后的北京城像被洗过一般清新可人,有种绿箭口香糖的味道。
领带男慢悠悠地抽完一支烟,等吐完最后一口烟云,他转过头对我说:“小兄弟,被你猜中了,我的确是去见一个女人,但是她现在算不算是我的女朋友,我也不知道。”
我听他说话奇怪,好奇心更盛,问道:“您这话挺矛盾的,是不是女朋友您自己怎么会不知道呢?”
 
领带男苦涩地笑道:“这事说来话长,反正以后咱们也难见面,不怕你笑话,就说给你听听吧。”

“十年前,我好不容易从农村考进了大学,可能是因为出身的关系,我读书一直很努力,就连进入大学之后也不敢懈怠。你也知道大学里面认真读书的人并不多,只要稍微用点功,每个学期的奖学金是没有问题的。但这对于我来说远远不够,我还有学费和生活费的压力。所以我把目标放的更长远。学校每年会有优秀大学生的评比,因为这个奖项奖金丰厚,再加上每个年级只有一个名额,因此竞争也格外激烈。我当时就想只要拿到这个奖,每年的学费、生活费也不用发愁了。我本身成绩就好,平时表现也挺突出,家境也贫寒,别笑话,家境贫寒在学校的各种奖项评比中是加分的,拿这个奖应该是十拿九稳的吧。说实话,当时我确实是信心满满的。可没想到,第一年就栽了跟头。”

汽车碾过一处洼地,溅起一滩积水。
“这个奖被你今晚要见的女主角拿到了?”我一边掌控着路况,一边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是的。当年拿到优秀大学生的确实是她,而且她一拿就是四年。但这对我已经没有影响了,在大二一开学,我们就走到一起……当时她说想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我也很惊讶。因为在这之前我们没有过交集,甚至没有说过一句话,我从没想过在大学会谈一场恋爱。我原本以为我们俩在一起会引起轰动,结果我高估了自己。不仅没有轰动,反倒在外人看来,我们在一起好像是再正常不过。原因可能是我们都是学霸,而且穷得也很门当户对,我们理应在一起。但只有我和她知道,我们能走到一起的只是因为——1+1<2。”
“1+1<2?”
“两个人在一起的消费成本是小于两个个体之和的。”
领带男又抽出一支烟,这次没有点上,而是放在鼻下吸着可卡因的味道,过了一会重新塞进烟盒里。

“这么说,你们俩之间是没有感情的,就为了省钱才在一起的?”我不禁诧异地问。
领带男尴尬地笑了笑,然后松了松领带:“也许最开始的打算是这样的吧,但是三年下来,谁又能担保不动真感情呢?”

“那谁先动感情?”
“是我吧。”领带男一脸惆怅,“大四那年,虽然有几所大学给了我保研的机会,但是我知道我没钱和时间去读,所以就放弃了。当我问她的打算,她说她在权衡哪所大学的研究生更好?我心想也好,她本来读书就比我好,继续深造前途更大,到时候我工作赚钱供她,她也能安心读书。可我话一说口,她却冷冷地来了一句——我们分手吧。”
“毕业说分手!女人有时候比男人干脆多了。”我想到了前女友,冷笑道,“你们就这样分了,之后呢?”

“我也是个骄傲的人。说分手就分手吧,当初在一起也不过是为了省钱,现在毕业了也没必要再绑在一起。其实心如刀绞,几个月都没缓过来,我才知道我是动了真情。原来我理所当然把她当着我未来规划的一部分,结果不过是痴心妄想。”
领带男双手摸拭眼眶,我余光所及应该有泪水飘过,空气飘散有淡淡的咸味。

“那她就去读了研究生吗?”我问。
“没有。”
“没有?”
领带男对着镜子整了整仪容,漫不经心地说:“她一毕业就嫁给了一个富商,做了全职主妇。”
“真是个悲伤的故事。”我感概道。
“悲伤吗?我看不见的吧。你没发现我现在又去见她了吗?而且是在凌晨两点。”领带男说着又重新系好了领带,嘴角却挂上了狡黠的笑,“前几天她打电话,她说她丈夫三个月前去世了,问我有没有时间,想约我见一面?我好不犹豫就答应了,能和老情人见面总是让人兴奋的。”
一瞬之间,领带男像是换了另外一副面孔,身上散发出戾气。而且我察觉到他无名指上的婚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他偷偷摘下。

说话间,汽车已经到达了目的地——涅槃酒吧。
涅槃酒吧顶上的霓虹灯招牌闪烁着,活像只涂满口红的大嘴妖怪,不断有男男女女醉醺醺的从它肥硕的肚子里进进出出。

“时间刚刚好。”领带男付了车费,看着手表半开玩笑地对我说,“谢谢你,小兄弟,再见啦,希望不要把我的糗事对你们那些出租车兄弟讲喔。”
我咧着嘴,笑了笑。有话要说,却没有说出口。

领带男拉开车门跳下车,迅速地钻进妖精的大肚子里。看着领带男消失的背影,我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好像少了点什么?当我正准备发车,却看见两大束艳红的郁金香正安静地躺在后车座上。

此时凌晨两点的钟声响起,我只好停好车,抄起两束郁金香尾随着领带男冲进了涅槃酒吧。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